News Promotion
Xingming Lake News
Promoting event
Picture News
Beijing Xingming Lake Jinyan Hotel
Central Party and Government Conference Venue
Beijing party and government meeting place
Party and government meeting place in Haidian District
Party and government meeting place in Chaoyang District
Party and government meeting place in Daxing District
当前位置:首页 - News Promotion - Promoting event
二十四节气 - 立春
 

二十四节气 - 立春

来源:     日期:2017-2-3

 

大家都知道,很多地方到了立春时节都要吃春饼以作庆祝,而且春饼尤以北京、东北地区的味道最为可口,然而除了春饼,您知道七草粥么?

 

 

「正月七日为人日,以七种菜为羹。」——《荆楚岁时记》

 七菜的起源,来自那些有关开天辟地的神奇传说:比如西方基督教里的耶和华创世纪,对应在中国,便是女娲造人。按汉朝东方朔在《占书》里的说法,

岁后八日,一日鸡,二日犬,三日猪,四日羊,五日牛,六日马,七日人,八日谷。

——正月初七,即是人类的生日,所以这一天要吃点特别的的东西:七种早春的蔬菜。不仅是源自大地第一手的正能量,还暗暗预兆着新的轮回,新的蓬勃的生长力,可以带着新一年的你我出人头地。

 

 

但随着现代文明一点点发展起来,这样根基于古老传说的食俗渐渐就变得不那么至关重要了。年关七日,狂吃海喝,身边并不曾见有什么人心心念念于一道七菜粥。至于是哪七种菜,我翻了好些古籍,也没有查到个确切说法;各地众说纷纭,习俗又淡,只是都认定了要有对号入座的寓意,像是芹菜谓之「勤」,小葱谓之「聪」,生菜谓之「生财」,凡此种种。可见终究吃的还是个心意。如此一来,种类倒也不重要了,但凡是早春的时鲜蔬菜,甚至有加入鱼肉的,只要自己嘴巴答应,就都无需介意。

 

 

但随着现代文明一点点发展起来,这样根基于古老传说的食俗渐渐就变得不那么至关重要了。年关七日,狂吃海喝,身边并不曾见有什么人心心念念于一道七菜粥。至于是哪七种菜,我翻了好些古籍,也没有查到个确切说法;各地众说纷纭,习俗又淡,只是都认定了要有对号入座的寓意,像是芹菜谓之「勤」,小葱谓之「聪」,生菜谓之「生财」,凡此种种。可见终究吃的还是个心意。如此一来,种类倒也不重要了,但凡是早春的时鲜蔬菜,甚至有加入鱼肉的,只要自己嘴巴答应,就都无需介意。

 

 

反倒是沿袭了大唐文化的日本,对七菜粥的重视程度远甚于我们。平安朝初期的《古今和歌集》里便有「春野出,若菜摘」的句子,若菜即新生嫩菜,虽未必是七种,但已经很有像模像样的风范。往下至江户时代,七菜粥更深入寻常百姓家,并建立了一套专门的理论体系,即流传至今的「春の七草」:水芹荠菜萝卜芜菁繁缕鼠曲草稻槎菜。这些都是东亚地区常见的野菜,水芹、荠菜、萝卜、芜菁自不消说,大家都很熟悉;至于繁缕、鼠曲草和稻槎菜,就显得小众一些。繁缕叶片肥圆柔嫩,二三月间开极小的白色花朵,鼠曲草则是粉绿色毛茸茸的叶片,头顶一簇黄色花儿,清明的时候做青团,有些地方也会用到它。稻槎菜呢,算是最容易被混淆的一种——它的日文名经常存在翻译错误,而本尊长得又和蒲公英、苦荬菜非常像:贴着地面生长的波浪状叶片,其间抽出一支支瘦长的花葶,开着没什么性格的黄花……在田地间,森林里把它们指认给你看,你肯定会说:「啊!原来就是它啊!」
 
 
不同于天朝的渐次式微,如今的七草粥已成为日本新年时必不可少的食物(只是日期从农历的正月初七改成了公历的1月7日)。种类明确,流程清晰,超市里清清爽爽地打包分装了出售,再不用劳烦主妇们感知着天时,踏着春日脚步到田野中去寻觅。至于它的做法,说简单可以很简单,切碎了一起煮熟便是;说复杂也可以很复杂——切碎,汆烫,撒盐,过凉水,按着时间分批加到粥里去……有种细致端庄的仪式感。虽说丰俭由人,一切都很随意,但我内心总隐隐觉得除了「迎新」「美满」这样的寓意,它们也必须要具备「清新」这样的特质。一趟春节总免不了山海鱼肉,大食荤腥,吃到第七日,是该刮刮肚子里的脂油,踌躇满志焕然一新地准备开工。夏目漱石曾经写:「粥味滴滴佳,肠中春欲苏。」一点不夸张,有什么比清澈、青翠、淳朴、甘淡的一碗粥羹更加让肠胃感受到盎然春意呢?一年之际在此,都莫要辜负了好时光啊。

 

 

 

转自:知乎专栏 - 《花事未了》  作者:蔓玫

转摘声明:转摘请注明出处并做回链